第176章 新学期选修课_贪恋她
新笔趣阁 > 贪恋她 > 第176章 新学期选修课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76章 新学期选修课

  沈妄没有半点始作俑者的觉悟,毫无心理负担地冲着时桑挑了下眉梢,而后极其淡定地戴上了耳机。

  两耳不闻时桑事,一心只听耳中歌。

  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,时桑都倒吸着凉气嚎个不停,期间还伴随着“嗷嗷嗷沈妄你大爷的嗷”之类的语言攻击。

  如果言语攻击能够起效的话,那沈妄这会儿已经凉了。

  可惜这些无效的攻击最终都从沈妄滑溜溜的大脑上滑走了。

  时桑死了,又活了

  死去活来。

  两个小时之后,酷刑般的全身护理终于宣布了结束,时桑连滚带爬地从美容椅上滑了下来,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泪,可怜极了。

  “呜呜呜我日哦,脱你大爷的毛,美你大爷的容,呜呜呜老子再也不来了,到底是谁发明的这种酷刑呜呜呜。”

  林时兮看他走得一瘸一拐的,发挥团结互助的精神伸手扶他一把,安慰他道:“这不是酷刑,这是美容手段,你变帅了呢。”

  时桑继续哭,还打起了哭嗝儿:“呜呜呜兮兮你居然还在骗我,你不能因为沈妄那只狗长得帅就替他说话,这才不是美容手段,这是虐待!虐待!!!”

  “真的。”林时兮说,“没骗你。”

  她拿了张美容院门口放着的广告单给他看:“你看,这上面写着呢——蜡纸脱毛,快速高效,女人要美,就得心狠。”

  时桑的表情成功地扭曲了。

  啊!女生真是太太太可怕了,为了变美,这种痛居然都能忍下去啊!

  时桑一瘸一拐地走向了门口停着的小电驴,他先前跟沈妄出来玩的时候,是骑着小电驴出来的,如今“猎犬”找到了它的主人,可能现在就不太需要他的陪同了。

  更何况他腿上还在火辣辣地疼,时桑决定自己自觉点,不当电灯泡,主动滚回家养伤。

  时桑一边吸着凉气,一边挪着屁股,坐上了自己的小电驴,伸手去拿车筐里的头盔,突然发现他头盔居然不见了。

  时桑顿时气得不行:“操,是哪个不要脸地偷了我头盔?!”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  被人拔了腿毛,又被人偷了头盔。

  时桑觉得自己怎一个“惨”字了得?

  沈妄这会儿好像是良心发现了,纡尊降贵地瞧他一眼,终于说了句人话:“过两天我买个新的给你,当新年礼物了,赶紧回去吧。”

  如果没有最后那句话,时桑一定会很感动的。

  时桑总觉得他妄哥的重点不在新年礼物上面,而是在“赶紧回去”的上面,言下之意就是“快走,别杵着当灯泡”。

  时桑吸了吸鼻子,决定没听出来他的言下之意,只挑“买个新的给你”这六个字来听。

  正好三个人都要过路,就一块在路口等着红绿灯。

  时桑刚把小电驴骑下了台阶,路口的交警就吹着口哨走了过来,伸手将时桑一拦:“诶,这位小帅哥,你怎么没戴头盔啊?不戴头盔是要罚款五十的。”

  江州要争创文明城市,这段时间对骑电动车的查得比较严格。

  提起头盔,时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为什么不戴头盔?你说我为什么不戴头盔!我头盔就在你眼皮子底下被人偷走了,你居然还好意思问?!”

  交警:“……”

  不好意思,这个真没注意。

  交警摸了摸鼻子,也不好意思批评人了,有点含糊地说了两句“下次记得戴啊”之类的话,也没说罚钱的事,摆摆手就让时桑走了。

  时桑气鼓鼓地“哼”了声,一加油门,只留给交警叔叔一个“老子很气”的背影。

  除夕过了之后就是十五。

  元宵节第二天,九中的学生们就接到了提前开学的通知。

  因为副校长和几位老教师要去英国某高校参加一个学术交流活动,想趁着走之前给学生们开个新学期大会,所以就提前半周开了学。

  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,炸出了班级群里一群潜水的鱼。

  【其实我觉得这个新学期大会可以不开的,上学期几乎是每月都开这种无聊的回忆,台词我都能一字不落地背下来了。】

  【说实话,这种大会就是老太太的裹脚布——又臭又长。】

  【而且还没用,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话。】

  【让副校长他们尽情走吧,不要挂念着开会的事,我们可以不听这个会的。】

  【其实我们不介意学习会上去讲啊。】

  【有一句国粹不知当讲不当讲,我是真不想开学,我感觉我假期才刚开始,就特喵的结束了。】

  【谁想开学?不想开学的那都是好学生,因为他们没有对象,想开学的那些是想回学校学习吗?不,他们是急着见女朋友。】

  【如果提早开学,那么我的美好品德与高尚人格都会消失殆尽,并且开始爆粗口,说我操操操。】

  可惜,学生们的反抗并没有什么用,学校还是按照原计划,提前半周开了学。

  副校长愉快地拿起了用了二十余年的演讲稿,继续给学生们开了个屁用都没有的动员大会,然后带着教师研讨组,心满意足地坐上了飞往欧洲的国际航班。

  新的学期,新的开始,学习生活步入正轨之后,新的选修课也如期而至。

  本学期的选修课主题是:厨艺。

  四人一组,班内自由组队。

  林时兮被时桑拉进了他们三人组里,正好凑成四个一组,林时兮为本组起名为“踏实的大力花菜”。

  大力花菜,万年不变,永永远远。

  你我皆是花菜。

  林时兮对自己三位队友的厨艺还不太了解,唯一算是了解的是沈妄——一手漂亮的煮白开水术,于是林时兮看向了最接地气的时桑。

  时桑主动表示道:“我的厨艺目前正处于会煮各种口味的方便面的阶段,偶尔翻车,经常偶尔。”

  一言以蔽之:不行。

  于是林时兮又看向了谢衍。

  谢衍低调地表示道:“我比较擅长自热火锅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他也不行。

  林时兮已经非常有前瞻性地预见了他们这组的最终成绩:全员不及格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quge9.com。新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quge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