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 阿拉伯国际友人_贪恋她
新笔趣阁 > 贪恋她 > 第210章 阿拉伯国际友人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10章 阿拉伯国际友人

  沈妄想了好一会儿,才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说:“阿拉伯国际友人?”

  林时兮有点好奇:“是阿拉伯来的吗?”

  歪果人?

  江州是个国际性的一线大都市,歪果人挺常见的,走在路上,混血的小孩儿都能碰见不少,但阿拉伯来的是真的不太常见。

  “不是。”沈妄说,“应该是中国人,就是打扮得像阿拉伯的。”

  林时兮不禁想起了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阿拉伯女性的打扮:“穿着黑袍子呀?”

  “不是。”沈妄回忆了一下,描述道,“穿得很严实,长裤长袖,还戴着墨镜和棒球帽,棒球帽外面又罩着卫衣的连帽,脖子里还围着条纱巾,整张脸都纱巾里,连眼睛都没露在外面。”

  沈妄这么一描述,林时兮就已经想象力丰富地脑补出来了。

  噢,怪不得说是阿拉伯来的,这裹得可比黑袍子严实多了。

  这大夏天的,林时兮惊叹起来:“不热吗?”

  沈妄说:“估计是不热吧。”

  要不然也不会打扮成那样了。

  那位国际友人的亲妈站在她面前,都认不出来这是自己孩子。

  林时兮又想起了刚才沈妄的用词——出了点意外,她眨了眨眼,问道:“是十三追逃单客人的时候,把那位阿拉伯国际友人给撞了吗?”

  凭借着对时桑的了解,林时兮做出了一个最为合理的推断。

  “是也不是。”沈妄这样说。

  林时兮没听懂,有点困惑地看着他。

  沈妄又说:“撞人的算是谢甜甜吧,他把那姑娘的蛋糕给撞飞了。”

  林时兮的关注点和沈妄不太一样,重点歪了:“那他肯定赔钱了。”

  “赔了。”沈妄说,“赔了四百七,还差点破相。”

  “破相?”林时兮脑筋一转,随即反应过来,“他被打了啊?”

  “嗯。”沈妄抬起头来,身子往后面的沙发背上靠了过去,一只手搭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捏着她软软的指尖,漫不经心地答着话,“不过躲得快,就脸上被刮了一道印子。”

  那还好,问题不大。

  毕竟谢衍的那张脸确实长得好看,要是真破相了,那还挺可惜的。

  “其实也不能怪那位国际友人生气,现场有点惨烈,不止是蛋糕的事。”

  林时兮再次进行了个合理猜测:“他把人撞飞了呀?”

  “人倒是还好,就是那位友人拎着的蛋糕碎了,抱着的花束断了,还被泼了一身的奶茶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确实不能怪人家生气。

  这不就是天降横祸吗?林时兮觉得这位阿拉伯友人小姐姐肯定是出门没看老黄历。

  末了,沈妄又补上一句:“这还是次要的。”

  林时兮:“诶?”

  这种程度要是还算次要的话,那谈起主要来,是不是人得被撞飞了?

  “主要是他不小心撞到了那位国际友人不该碰的地方。”沈妄语气平静地道。

  林时兮尾音稍扬:“不该碰的地方?”

  沈妄不说话,只是虚虚地点了点她的胸口。

  “……”林时兮“呃”了一声,而后点头说,“那他这被打的不冤。”

  沈妄顿了下:“还是有点冤的,这事得怪十三。”

  嗯???

  怎么又扯到时桑身上去了?

  “时桑往下面的护城河岸边跳的时候,摔谢甜甜身上了。”

  “?”

  林时兮没理明白时桑摔谢衍身上和谢衍差点挨打之间的关系。

  按沈妄这话的逻辑,要挨打,那也该是时桑挨打啊。

  他不是摔谢衍身上了么?

  沈妄不紧不慢地补上了最关键的一句:“然后谢甜甜被他这样一推,爪子就落在了不该落的地方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好,听明白了。

  原来是被牵连到的倒霉鬼。

  林时兮:“按正常发展来说,这种意外的邂逅都是爱情的开始。”

  爱情的开始?

  沈妄轻嗤一声,这事儿放别人身上,他信,放谢衍身上……

  那就有点悬了吧?

  他不是要当寡王来着?

  一路孤寡到硕博,建设美丽中国。

  还美名曰:“无爱一身轻,单身是精英。”

  他要一路精到底。

  沈妄太了解自己这个兄弟了:“爱情开不开始的我不知道,我知道的是就谢甜甜那种说话方式,少有姑娘能忍得了。”

  他自己说也就算了,还把周围的人都给带沟里去了,以至于他们班的人说话都土得不行。

  “也许是靠脸呢。”林时兮一语道破真谛。

  沈妄再嗤一声:“你得把‘也许’去掉。”

  没有“也许”,是“就是”。

  林时兮的重点稍转了下:“那位阿拉伯友人长得漂亮吗?”

  沈妄漫不经心地说:“挺漂亮吧。”

  林时兮:“吧?”

  沈妄捏了捏她的手指,好像对这个话题并不太感兴趣,嗓音里带着点懒劲儿地回道:“没怎么注意。”

  当时就看了眼那位友人的眼睛。

  那位友人最开始是摘了墨镜,纱巾还在脸上围着,只露出了一双颜色很特别的眼。

  那是一种很浅的琥珀色。

  因为林时兮的瞳色也比较特殊,沈妄就多看了那位国际友人一眼,后来国际友人被奶茶泼了一身,就抬手将纱巾和帽子全摘了。

  然后时桑就开始追着给人家要联系方式。

  不过被谢衍按住了。

  沈妄当时的注意力在撅着屁股、脑袋扎在绿化带里的那位吃霸王餐的顾客的身上。

  林时兮把手抽了回来,又被沈妄勾着手腕,拉住,捏了两下,林时兮索性由他去了,只小声嘀咕了句:“你怎么对什么都不注意啊……”

  沈妄听了这话,当即“啧”了声,微拖了下尾音,带着点玩味地问她:“林时兮,你怎么回事啊,人家别的姑娘都不许男朋友乱看别的女生,怎么到你这儿,我这么遵守男德,你还不乐意了,嗯?”

  啊,又是男德。

  之前就听沈妄说过好几次,这个词有点陌生,林时兮当时问他什么是男德,他言简意赅解释一遍,她又问从哪儿学来的这个?

  沈妄答曰:“谢甜甜。”

  谢衍的《男德经》已经开始普渡众生了,沈妄就是被他普渡的芸芸众生中的一个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quge9.com。新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quge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